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科技新闻 > 二房东:深圳城市里的“灰色部落”

二房东:深圳城市里的“灰色部落”

2019-12-01 12:59


租房,是千万来深建设者到深圳后做的第一件事,也是他们在深圳安居乐业的重要基础。然而,近年不断攀升、居高不下的住房成本,让他们在进与退之间徘徊不前。据乐有家研究中心数据显示,近5年来深圳平均租房价格稳步上涨,已从2014年的每平方米51元上涨到2018年的70元,涨幅达到37%。

高租金的背后,除了深圳不断增加的人口流入,与住房供给之间的供需矛盾之外,近些年大规模出现的“二房东”现象也成了一个很大的推手,成为城市里的“灰色部落”。“二房东”究竟在深圳城市住房市场上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如何破解“二房东”所带来的住房供需矛盾?证券时报记者进行了一番走访探因求解。

走访:住宅、写字楼、产业用房均潜藏“二房东”

“我想许多刚来深圳求职的人,都被二房东坑过吧。”李文(化名)笑着说,脸上透露出无奈。去年中专毕业后,李文从江西来到深圳,第一站就来到深圳人才市场求职。“我和同学打算在人才市场附近找个地方住下,就选择了附近的田心村,当时就是一位二房东给我们找的房子,两室一厅2800元。”但李文事后发现,相同区域相同面积的房子,如果是业主直租的话只需要2500元,只不过,当时整个田心村已经很少有业主直租的房源了。李文认为,自己被二房东“坑”了。

所谓“二房东”,是指承租人将租赁的物业再次分割对外出租,以赚取租金差价的机构或个人,分为传统型二房东和专业运营机构。而李文所遇到的是个人二房东。李文还告诉记者,这些二房东不仅有组织地抬高了平均租金,向租客收取的电费也很贵,更神奇的是,二房东家的电表转起来也非常快,开一晚上空调就要20度电,夏天一个月的电费都要好几百块。

像田心村、笋岗村这样的深圳城中村,成了深圳“二房东”的重灾区。陈伊是一名二房东,2004年来深圳工作了几年之后,发现龙岗区的南岭村有数量庞大的农民房,于是就在那里做起了二房东的生意,一开始只是代管房屋出租,这两年开始收取房源并进行改造后出租,成为“升级版”的二房东。不足一年的时间,陈伊手头上便有了十多套房源,他在经得业主同意之后,再根据房子的结构进行改造出租。

陈伊介绍,自己把房子租下来之后进行改装,装修成本大约在5万元左右,保守计算大概两年多能回本。陈伊坦言,整租没利润,分拆出租更赚钱,通常一套两居室会分拆成3个单间出租,每个单间月租在1600元左右,而整租的租金仅为3000元左右,他从业主手上租过来的价格大概为2800元。在他看来,房屋分拆出租确实是为了赚取更多的租金,但同时也满足了低收入群体的租房需求。

记者现场看到,虽然这些被“二房东”打包了的农民房也是一栋带电梯的高层住宅,但由于楼与楼之间的间隔较窄,许多被隔断了的房间采光非常差,也没有阳台。尽管这样,依然阻挡不了房租上涨的速度。“业主要加租,我们也没办法,深圳中低端的租赁需求依旧很大。”陈伊表示。

“二房东”现象同样出现在写字楼和工业厂房。记者走访了福田、南山、罗湖写字楼区域,发现确实有一些专门的商务办公服务公司或个人提前租下几层写字楼,然后再分割成小单位转租出去赚取租金差价,甚至利用承租下来的写字楼去银行套出贷款。而在产业用房上,这种现象也非常普遍。“这几年有一批二房东专门从业主手里以高于市场的价格租赁厂房并加以改造,再投入市场赚钱。”深圳一家制造业企业负责人黄先生对记者表示,从2010年开始,他的工厂就在石岩的工业园里经营,当时月租金是每平方米10元左右,租金虽一路小幅上涨,但都属于正常的市场行为。而在去年,一些二房东进入园区,月租出现大幅上涨并超过每平方米30元,还要增加公摊面积。高力国际华南区产业及工业地产服务部董事陈剑锋告诉记者,业内“偷面积”现象比较普遍,即通过变相增多租约中的租用面积、扩大公摊面积以及减少实用面积,来隐性增加二房东的租金收入。

对于产业用房的“二房东”现象,深圳市政协委员叶亚丽指出了三方面原因:一是租赁市场交易双方信息不对称,企业很难获知厂房的房源信息和真实的租赁价格,为“二房东”创造了转租、分租、涨价的条件;二是承租人资质认定缺乏标准,缺失相关准入机制和审核标准,“二房东”准入门槛低,仅凭高价就可入场;三是因为工业园区租赁运营环节缺乏监管,导致“二房东”在转租、分租的过程当中,通过诸如缩短租赁年限,虚报租赁面积、收取高额水电费和乱增收费用等手段变相提高租金。

探因:政策诱发、监管缺位、

供需失衡

“二房东现象是租赁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出现的非常普遍的现象。”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指出,虽然当前许多人把“二房东”妖魔化,但实际上这是一个客观的、正常的现象,是租赁市场体量达到一定规模后的产物。

深圳的租赁需求究竟有多大?事实上,由于深圳人口以年轻人为主,无论从租赁型住房的占比,还是租赁需求人群的占比,其比例之大都位居全国前列。有数据显示,深圳有高达78.2%的年轻人处于租房状态,粗略估算,深圳的租房市场规模在1000亿元以上。

《深圳市住房建设规划(2016-2020)》曾指出:“十三五”期间,预计全市住房总需求约180万套,其中,购房需求约70.8万套,租赁住房需求约109.2万套。深圳租赁住房最大的供应商是谁?有数据统计,深圳城中村租赁住房约占总租赁住房70%,是租赁市场供应最重要的主体之一。这与深圳年轻人的租房意愿基本吻合,乐有家研究报告指出,2018年在深租房的人群中,有90%的人选择租赁普通住宅,租赁公寓的人群占比仅为9%。

城中村、普通商品房为深圳租赁群体租房的最主要房源,这就不难理解为何“二房东”现象会在特定时期内被舆论推向风口浪尖,甚至成为“千夫所指”了。“二房东的出现不是不应该,而是不规范,导致出现两头压价、哄抬租金、高额差价等乱象出现。”宋丁认为,以正规的开发商身份介入的城中村改造进而整体打包出租是合法合理的,但在房价和租金都居高不下的深圳,一些个人二房东和操作不规范的小运营商扰乱市场发展,影响了正常的租赁秩序,使得不少租赁人群无法满足正常的租赁需求,这才是“二房东”成为众矢之的的原因。